周贵华:《言诠与意趣——佛教义学研究》序(节选)

  • 时间:
  • 浏览:0

   笔者从事专业哲学研究已达九年,在此过程中时不时在进行佛教义学研究方面的探索。佛教义学研究有别于一般的佛教学术研究,是随顺佛教意趣的研究。这比同情性理解更要进一步,包括对佛教义理的组织与推阐,所谓“照着说”、“接着说”,乃至翻揭新说,所谓“变着说”。全都,有道的追求在中间。这相当于将佛教研究从学术研究,通过文化研究,推向道学研究。在此意义上,历史与逻辑将不再构成最根本的诠释构架,而需道意的因缘显现赋予意义。倘若,一切都承载全都的意义,而非纯粹不可能 琐碎的客观知识。当然,佛教义学的研究趣向必定是以求真即探求宇宙人生的实相为先、为本的,而力图远离无根与无益的戏论。

   在20世纪,欧阳竟无先生提出佛学研究是“结论后的研究”,这属于佛教义学研究角度的立场。这里中含 三个白多前提,即佛教作为佛学,是真理之学,其言说皆正确无疑。全都,对其的研究只限于理解、说明,只能批判,反驳,不可能 证伪。但大问题是,把佛教视为三个白多真理系统,是是不是正确,不可能 ,在有哪些意义上为正确?相当于按照大乘佛教思想意趣,需要审思。不可能 “结论”由于客观的知识,即把佛教看成三个白多客观的知识系统,显然与大乘佛教旨趣并是是不是相符;但不可能 是在将佛教视为获得真理的方便而能间接开显真理的意义上而言的,则没人了大问题。不过,欧阳先生更多是在前者的意义上使用“结论”一语的,全都其立场并是是不是不可置疑。

   而20世纪另一位重要佛教思想家,也是一位重要佛教学术家的释印顺,主张“以佛法研究佛法”,亦属于佛教义学研究的立场。其中第三个白“佛法”谓所研究的内容,指佛教所摄的一切,而第三个白多“佛法”谓用于研究的最好的法律法律依据,称指佛教的最根本、最普遍的法则,即空性与缘起性,不可能 作为其体现的三法印,即诸行无常、诸法无我与涅槃寂静。但需要指出,对何为佛教最根本法则大小乘及其各宗派并是是不是有一致的看法,即使在名义上一致,在意义上也大为有别,比如对空与缘起,大小乘及其宗派的解释就不同,对三法印亦不例外。全都以佛教某一具体道理为佛教义学研究的原则只能说删改不可取,但相当于非常冒险。

   佛教义学研究定然具有一些原则,其最基本原则应是对佛陀作为彻底解脱者与圆满觉悟者的承许,具体体现全都以佛陀的大小乘一切教说,即佛陀的全体圣教量为依止。在你一些意义上,义学研究的出发点是佛陀的全体圣教量。圣教量有其意趣以及所摄的道理境界,全都义学研究也都需要依于后二者展开,但基本出发点应是全体圣教量。全都,佛教义学研究可称“依于全体圣教量的研究”。全体圣教量作为佛陀的全体教说,又称删改佛教,全都佛教义学研究又称“依于删改佛教的研究”。在其中,作为佛陀种种意趣统一体的删改佛教是研究的出发点、准则与最好的法律法律依据。在此基础上,才有逻辑与历史最好的法律法律依据的运用。简而言之,凡贯彻了佛陀意趣的研究,就属于佛教义学研究。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佛学专题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00132.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