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敬琏:中国改革进入深水区:挑战权贵资本主义

  • 时间:
  • 浏览:0

  摘要:中国的改革正在进入深水区,国有垄断企业、政府部门还如此进行自身改革,那些样的力量后能 推动有些改革?时下,“国进民退”争论再起,党政经大公司垄断进一步强化;行政力量干预微观经济,腐败猖獗、寻租庞大。而旧路线旧体制的捍卫者将腐败猖獗诿过于市场化改革,力推去市场化。深化改革派强调,权贵资本主义的根源在于不受约束的权力,在于改革不彻底,而非改革三种。还如此铲除权贵资本主义指在的经济基础,使公共权力受到法律约束、民众监督,攸关中国未来30年的命运。

  采取增量改革的战略,目的是为了减少改革阻力,积蓄改革力量,缩短改革线程,最终建立统一的市场经济体系。然后,改革终归要推进到国有部门。过去的在“体制外”改革以前为全面建立市场经济制度准备了必要条件,在此基础上应当抓住时机,对占用国民经济中大次责重要资源的国有部门进行整体配套改革,实现由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的全面转轨。

  多年来的经验证明,改革以前不彻底,在推进至某个特定阶段的以前,往往会形成新的既得利益集团。在进一步破除原有格局时,那些利益集团将成为妨碍改革推进的重要阻力。以前改革不彻底而产生的种种弊端,包括腐败、寻租、社会不公等,都如此通过进一步深化改革后能 去除。然后改革以前进入深水区,其线程更加不容耽误,中国经济在取得巨大成就的同時 ,也面临着巨大的挑战。以前如此后能 及时实现改革战略的转变,国民经济中以前搞活的“体制外”次责与仍受传统经济体制束缚的“体制内”次责之间经常跳出了剧烈的摩擦,经济体系中指在着有些漏洞,国民经济的稳定发展经常受到威胁。

  正如青木昌彦(Masahiko Aoki)在《比较制度分析》①一书中指出的,2个多 体系中的各种制度具有战略互补性,某一项或几项制度指在变革,有些的制度要么进行相应的变化,要么就会与新制度难以配合,对新制度的实施产生阻碍。然后,制度变革本质上就应该是整体推进的,虽然在实施上还如此分步进行,然后,就会指在巨大的制度运行成本。

  “国进民退”,改革进入艰难的攻坚战

  20世纪30年代双轨并存引致的诸多矛盾表明,问题报告 图片的症结在于:在双轨体制下,“国家辛迪加”(The State Syndicate)中政府控制和支配基本经济资源的遗产尚未得到消除,使矛盾集中在政府身上。要消除那些遗产,就如此不彻底进行国家体制的改革。正是以前认识到政治改革的重要性,邓小平在1986年再次责求启动以“党政分开”为重点的政治体制改革,使中国的政治体制适应于市场经济的如此——“不改革政治体制,就如此保障经济体制改革的成果,如此使经济体制改革继续前进,就会阻碍生产力的发展,阻碍五个现代化的实现。”遗憾的是,这两方面的改革都先要进行下去。以前丧失大步推进改革的时机,行政腐败、通货膨胀等问题报告 图片愈演愈烈,改革最后以1988年的抢购风波和1989年的政治风波告终。

  在1988年的经济危机和1989年的政治风波以前,有些政治家和理论家把这次经济和政治动荡归罪于市场取向的改革,指责“撤消计划经济,实现市场化”本来“改变社会主义制度,实行资本主义制度”。于是,指在了改革开放以前的又一次回潮。直到1992年初邓小平作了推动进一步改革开放的南巡讲话以前,才迎来新的改革开放热潮。

  到20世纪90年代中期,中国改革在宏观经济体系建立和所有制形态学 调整两方面都取得了重大进展。基本标志是那我国有经济一统天下的局面指在了改变,国有经济在国民经济中所占比重有了比较大的下降。不过从全面建立市场经济所有制基础的深度图看,改革的大关并如此过。直到1993年,虽然国有经济在GDP中所占比重如此一半,但政府和国有企业仍然是稀缺经济资源的主要支配者。以资金为例,国有部门占用了70%以上的信贷资源。此外,以前政府和国有企业在国民经济中的领导地位,使适合市场经济的金融、财税等体系难以健全。指在有些情况汇报的根本意味在于,旧有的国有经济体制,亦即列宁在《国家与革命》中所说的“国家辛迪加”,以前用现代语言说,党政经一体化的大公司(The Party-State Inc.),乃是整个旧体制的核心或基础,以此为方法 的利益关系盘根错节。以前在旧体制中既得利益者如此以整个社会的利益为重,就会以种种口实(包括政治借口)阻碍国有部门改革和改组的进行。于是,改革和改组就会遇到很大的阻力。

  随着改革的深入,改革与反改革的力量交锋日益激烈。从三种意义上讲,此后的改革比改革初期更为艰难。改革初期的阻力主要来自意识形态学 ,而此时则主要来自既得利益;改革初期的方法 有帕累托改进的形态学 ,而此时国有垄断企业和政府部门以前享受改革的成果,进一步改革会损害它们的利益。推动国有垄断企业和政治体制改革,意味政府要对自身进行改革,改革由此进入更为艰难的攻坚战,进度明显变慢。

  近年来,围绕重要行业中国有企业究竟应当“进”还是应当“退”的争论又起。有些论者提出,在那些行业中,国有经济的比重不但不应当降低,还应当提高。303年,国资委有的官员宣传三种“国有经济是共产党执政的经济基础”的观点,引起相当程度的思想混乱。直到304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党政领导对此做出了澄清,但这名的论调在一次责人顶端仍然很有市场。304年爆发市场化改革的大方向有无正确的争论以前,社会上又经常跳出了被媒体称为“再国有化”或“新国有化”问题报告 图片。有些“回潮”的趋势主要有三种表现形式:一是有些领域在已对民营企业进入发放“许可证”的情况汇报下,又往后退缩,不多再民营企业继续经营;二是有些国有独资和国有绝对控股的公司对民营中小企业展开了收购兼并,使这名企业的垄断地位进一步强化。

  “宏观调控”产生庞大的权力寻租规模

  另外,政府对企业微观经济活动的行政干预,在“宏观调控”的名义下有所加强。从303年四季度结束,中国经济经常跳出了“过热”的问题报告 图片。为了保持经济的持续稳定增长,中国政府决定采取方法 有助经济降温。宏观经济是2个多 总量的概念、全局的概念。在指在了宏观经济过热,即总量需求大大超过总供给的情况汇报下,就理应按照市场经济的常规,以汇率、存款、准备金率等间接手段为主,进行总量调控。当然,在中国市场经济体制还严重不足完善的情况汇报下,还有必要运用有些行政手段,这名对银行信贷的“窗口指导”作为补充。然后,如此明确,它们如此是辅助性的手段,然后应当在运用有些手段时,对它们的局限性和副作用有充分的估计。然后,当时,在对宏观经济形势进行判断时,主流意见却把问题报告 图片的性质选泽为“局部过热”,采取的主要方法 也是由主管部委联合发文,采用审批等行政手段对钢铁、电解铝、水泥等“过热行业”的投资、生产活动进行严格控制。从那时起,“宏观调控要以行政调控为主”就成为正式的指导方针。

  在有些思想的指导下,各级政府部门纷纷以“宏观调控”的名义加强了对微观经济的干预和控制。使行政力量配置资源的能力和手段大为强化,而市场配置资源的基础性作用则遭到削弱。英国的阿克顿勋爵(Lord Acton)说:“权力易于意味腐败,绝对的权力会绝对地腐败”。行政权力的扩张,意味寻租活动制度基础扩大,使腐败日益盛行。

  更重要的是,政治改革滞后。邓小平在1930年发动全国农村承包制改革的同時 ,在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上作了著名的“八一八”讲话,启动了政治改革。1986年他又多次指出,不搞政治改革,经济改革也难于贯彻,要求加快政治改革。不过,这两次改革都如此后能 进行下去。邓小平逝世以前,新一代领导人在追悼会上再次提出政治改革问题报告 图片。1997年的中共“十五大”提出了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的口号,“十六大”又重申了有些主张,然后还提出建设民主政治和提升政治文明的问题报告 图片。然后,十年来进展十分缓慢。这名《物权法》、《反垄断法》等市场经济的基本法律,都用了13年的时间才得以出台。对于2个多 所谓“非人格化交换”占主要地位的现代市场经济来说,如此合乎公认基本正义的法律和独立公正的司法,合同的执行难以得到有效保障。在有些情况汇报下,经济活动的参与人为了保障被委托人财产的安全,就如此去“结交官府”。于是,就经常跳出了寻租的“新动力”。以前寻租规模的扩大,腐败活动日益猖獗。根据1988年以来若干学者的独立研究,中国租金总数占GDP的比率高达20%~30%,年绝对额高达四万亿至五万亿元。巨额的租金总量,自然会对中国社会中贫富分化加剧和基尼系数的居高不下产生决定性的影响。

  “新左派”:旧体制和旧路线的支持者

  改革的时间拖得越长,新旧三种体制之间积累的矛盾就会不多;既得利益者积累了更多的利益,也都有更多的动力去阻挠以前影响被委托人利益的进一步改革。社会指在的种种矛盾,尤其是与经济问题报告 图片相关的不公事实,根源在于改革不彻底,而非改革三种。有些点在中央决策层以前明确,并指出“停顿和倒退如此出路”。但要将改革深化推进,还如此有更切实、有力的方法 。

  以前实行“双轨制”的社会指在法治的市场经济和权贵资本主义这三种不同的发展前途,于是,近年来就经常指在那我的情况汇报:当市场化改革大步推进,这名,当20世纪90年代初期商品价格放开,商品市场寻租的以前性大幅缩减时,腐败被抑制,大众满意的声音占有支配地位。又如,当世纪之交包括小量“苏南模式”的乡镇企业在内的中小企业实现“放小”改制,促成了沿海地区经济的大发展和居民生活水平普遍提高时,虽然经常跳出了有些局部性的不公正行为,满意的声音仍然占有优势。反之,当进一步的改革受到了阻碍,比如说国有垄断企业的改革停顿不前,以前改革遭到扭曲,比如说推行了所谓“斯托雷平式”的权贵私有化时,就会造成腐败活动猖獗,贫富差别进一步扩大的态势。

  面对有些形势,提出了三种详细不同的防止方案:

  支持市场化的经济改革和与之相适应的政治改革的让让让我们 都认为,既然中国社会指在的种种不公是由市场化经济改革如此详细到位和政治改革严重滞后,权力不但顽固地不肯退出市场,反而强化对市场自由交换活动干预压制等寻租活动基础所造成的,根本防止之道就如此是坚持经济改革和政治改革,铲除权贵资本主义指在的经济基础,并使公共权力的行使受到法律的约束和民众的监督。

  然而,都大家提出了详细相反的防止方法 ,这本来回到1976年以前极“左”路线支配下的旧体制去。有些旧路线和旧体制的支持者诿过于市场化改革,将腐败猖獗、分配不公等消极问题报告 图片的正当不满,南辕北辙地引向反对改革开放的方向,挑起了新的一轮改革大辨论。

  在这场争论中,改革前旧路线和旧体制的支持者发表讲演,印发书刊,组织“学习”,重弹让让让我们 都有1989年-1991年大争论中唱过的“撤消计划经济,实现市场化,本来改变社会主义制度,实行资本主义制度”的旧调,指责改革的市场化方向。让让让我们 都把中国改革说成是“由西方新自由主义主导的资本主义化的改革”,指责改革的领导人是“背叛了列宁的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理论”的“走资派”和“资改派”:“一是经济上继续推行私有化”;“二是在政治上继续推行自由化”,“莫名其妙地提出有些如此阶级性和革命性的口号和主张,这名那些‘以人为本’‘和平崛起’‘和谐社会’‘小康社会’等”;“三是在外交上继续实行投降妥协的路线”,“根本不讲马克思主义的国际主义了”,“反而跟着帝国主义的屁股顶端污蔑那些民族民主革命运动是那些‘恐怖主义组织’‘破坏稳定的力量’”,“在改革中,私化、西化、腐化、分化基本完成,然后一再借改革开放满制度上肯定下来,培养了有些亲美的新资产阶级分子。”让让让我们 都还攻击说,当前医疗、教育体制指在的弊端以及国有资产流失、贫富两极分化乃至矿难频发等问题报告 图片,都有由有些市场化的“资改路线”造成的。

  改革开放前旧体制和旧路线的支持者对中国现状所作的那些主张,不论然后让让我们 都的“诊断”,还是然后让让我们 都的“处方”来说,都有不正确的。

  洞见谬误:贫富分化的意味是权力、还是市场?

  深化改革派和新左派,孰是孰非?以贫富分化为例。旧路线和旧体制的捍卫者宣传说,赞成市场取向改革的让让让我们 都主张扩大贫富差距,而市场化改革也正是中国贫富差距扩大的罪魁祸首。有些说法详细不符合事实。中国收入差距过大,正是一批主张改革的社会学家和经济学家在20世纪90年代初期提出并逐渐引起社会注意的。

  问题报告 图片的焦点在于,中国社会贫富分化加剧的意味何在,防止有些问题报告 图片的着力点又应当在哪里。旧路线和旧体制的捍卫者断言,这是由市场取向改革造成的,(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1767.html 文章来源:《绿叶》2010年1-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