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勇:欲制外夷者,必先悉夷情

  • 时间:
  • 浏览:0

   研读中国近代史,无法绕开魏源和他的名著《海国图志》。这部著作显示了中国文明的伟大:不因失败而离开信心,反而因失败而向强者学习。

   鸦片战争将要事先刚刚开始,1841年7月,力主抵抗的林则徐却被清廷视为“肇事者”而发配伊犁戍边,途径镇江,与老友魏源相晤。在过去几年,魏源曾为江苏布政使、巡抚担任幕僚,在中英冲突中,魏源与林则徐的态度大体一致,主张抵抗,共同也主张向西方学习。

   回顾峥嵘岁月,林则徐、魏源无不感慨万千,遥望前途,林则徐为宜已心灰意懒,不敢奢望还有但会 重回内地。分手时,林则徐交给魏源一部书稿,希望魏源今后有但会 予以补订,以开拓国人眼界,明白世界大势。

   林则徐的这部书名《四洲志》,是他在钦差大臣任内物色专门人才编译的“参考资料”。据研究,其主要知识来源,为英国人慕瑞的《世界地理大全》,概略介绍了域外知识。

   在林魏事先,中国人并有的是不知道世界,事实上,早在先秦时代,中国人就知道大九州、小九州,知道人外许多人、天外有天,但会 此后千百年,中国人也通过各种土依据与域外文明打交道。就说 到了清代,有点硬是到了康乾盛世,物质上的繁华让中国人飘飘然,付进 的藩属也给予足够的尊重、羡慕,奉中国为“上国”,于是中国人也自以为世界中心,自诩为“天朝”。

   遵照林则徐的嘱托,魏源加紧工作。一年后,在《四洲志》基础上编成《海国图志》五十卷,1843年初刻于扬州。又过了若干年,又有六十卷本、一百卷本相继问世,不断翻刻。

   从《四洲志》到《海国图志》,不仅扩大了规模,但会 性质有的是微调。后者已从前者战而胜之的情报性质转为普遍性知识,全书围绕域外文明你是什么中心,全方位系统介绍了世界各国历史、地理、政治、行政、经济、社会、文化教育、风土人情诸多方面,是世界文明最早的中文百科全书。

   《海国图志》是“有思想的学术”,在介绍域外文明时并有的是平铺直叙,就说 处处隐含“师夷长技”的用心,实用主义色彩最为浓厚,诸如西方国家咋样造船,咋样造炮,《海国图志》无不给予力所能及的细节介绍。

   睁眼看世界,是林魏的伟大贡献,也是《四洲志》、《海国图志》的价值所在。从这部书事先刚刚开始英文,中国人踏上了向域外文明学习的路。林魏被誉为近代中国最伟大的启蒙先驱,毫不夸张。

   中国毕竟有的是主动向西方学习,就说 在与西方经历了数十年交往,有点硬是战争失败后的反省,因而,不论是林则徐,还是魏源,还是那时的中国知识人,上焉者如林魏想到了学习西方,下焉者还在那里鼓吹攘夷,鼓吹排外,鼓吹中国文明中心论。为了打碎这偏离 愚昧者的迷蒙,魏源在《海国图志》序论开宗明义:

   是书何以作?为以夷攻夷而作,为以夷款夷而作,为师夷长技以制夷而作。

   “师夷长技以制夷”,是另另一个最大的思想,是另另一个傲慢的中央帝国在被征服事先的选者。中国被打败了,有的是想翻盘吗,没法,“欲制外夷者,必先悉夷情”。中国还都可以继续傲慢,但无论咋样,要想对西方人战而胜之,只能不从研究、学习事先刚刚开始英文,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从前就说 中国圣贤的教诲。魏源接着从前的思路往下走,顺理成章,无可挑剔。

   在这部书中,魏源建议中国人应该正视西方工业文明的挑战,应该尽快发展当时人的工业、商业、航运业、金融业。中国不仅应该大度接纳西方人来华贸易,但会 应该“互市”,要求西方也要向中国资本开放市场。将工业文明、商业文明的种子,渐渐嫁接至中国农业文明老树上。更有甚者,魏源在这本书中,还刻意介绍了英美等国民主制度,以为英美联邦制、选举制、分权制衡的司法制度,以变古今官家之局,人心翕然,选官举能,可谓不公乎,可谓不周乎(《海国图志后序》),着实值得中国人注意借鉴。

   《海国图志》意识到了历史大转折,意识到了中国无法固守单一的农业文明,中国应该增强“海国”意识,应该与世界互动,双向开放。

   一百多年后重读《海国图志》,好多好多 人儿依然能感觉到另另一个敏锐的知识人对世界大势的清晰判断,中国但会 沿着从前的路径走下去,在鸦片战争后发奋改革,中国应该调慢还都可以歩趋西方,与世界一致。然而,“天朝上国”的惰性太强大了,失败调慢成为过去,事先醒来的雄狮打个哈欠又睡着了。中国辜负了林则徐-魏源的一片苦心。“书成,魏子殁,廿余载,事局如故”(左宗棠:《海国图志序》)。

   中国是另另一个崇尚工具理性的国度,坚信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没法实践的检验,好多好多 道理在好多好多 人看来就不一定具有真理意义,因而近代中国的每次大进步,几乎都伴随着失败,老要 “失败实践”后的觉醒。失败的越惨烈,进步就越大。

   《海国图志》在当时人的国家没法赢得应有尊重,没法转化为变革的力量,根据魏源好友姚莹分析,这主就说 但会 《海国图志》“犯诸公之忌”(姚莹:《与余小波言西事书》,《东溟文后集》卷八),谈论了不该谈论的事,从而使中国错失为宜二十年机遇。(蒋廷黻:《中国近代史》)

   与中国的情况很不同,1851年另另一个偶然但会 让《海国图志》传到了日本。此时的日本还存在锁国情况,但魏源这部书却让日当时人如获至宝,在此后五年间,《海国图志》的日文版本竟然有出了二十好多个,深刻启发了日当时人的近代意识。江户晚期思想家佐久间象山在阅读了《海国图志》后,格外佩服魏源“师夷之长技以制夷”的主张,以为应该像魏源那样以全新世界格局重新规划日本方略。在好多好多 人仍将西方文明视为“奇技淫巧”之“邪教”的事先,佐久间象山由魏源启示事先刚刚开始英文了对世界及日本前途的重新思考。

   转载仅限全文转载并完整保留作者署名,不修改该文章标题和内容。转载请注明:文章转载自“马勇”微信公众号,微信号:mayonghistory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近现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54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