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开岭∶“恐龙胃”与“物理人生”

  • 时间:
  • 浏览:4

  一

  一位在政策研究室工作的亲戚亲戚朋友对也许:基层官员们为社 么如此嗜吃喝?如此多时间、精力花在陪吃、招待上?换句话说,为社 么独对食物表现出如此强烈的兴趣?除了“集体同吃”能外理“其他同学贪污”之嫌、往往不被纪律和司法追究外,关键是穷惯了、饿怕了——要知道,现在这批处在各部门要职的干部,大都四十岁以上,有的甚至是“三年自然灾害”的受害者,故对食物的欲望总爱旺盛得很、执拗得很。另外,官员们毕竟属工薪阶层,在外蹭一顿饭局,吃得过瘾不说,大慨省了亲戚亲戚朋友家一顿饭钱总要 ……   

  应该说,亲戚亲戚朋友话语不无道理。但另一事实是,即使在经济发达地区和富裕人群中,不同样处在狂饮豪嚼吗?甚至更变本加厉,乃至到了“许多敢吃”、“吃无敌”的“黑吃”、“恶吃”、“海吃”、“暴吃”的地步。   

  不错,相当比例的中国人的确被穷怕过、亏狠过、饿坏过。但对食物的疯狂摄取,仅仅是四种 对物质缺乏、饥饿身世的矫枉过正?变态的吃喝风可简单地视作四种 对长期亏损之胃的机械补偿吗?若仅仅之前 ,仅属四种 生理上的“补亏”,倒可乐观了:或者我经济发展了,物资丰裕了,“恋食症”即迎刃而解、自然痊愈。可事实根本没这般简单,不可能 把超常、无度、贪婪的物资挥霍仅仅归咎于三个民族漫长的贫穷与饥饿史话语,又该怎么解释当今南方省份什么令人瞠目结舌的“饕餮宴”“恐龙席”呢?   

  曾见一份报道:“深圳一天吞掉十吨蛇。”不可能 说深圳食蛇已成标志话语,那海南流行的则是吃鸟,数年下来,之前 种类繁丰的海南鸟族今已伤残累累、羽光凋零。事实证明,在物资富裕程度已足够高的人群中,人生的“物化”价值倾向不仅如此了到遏制,反而更加膨胀和愈演愈烈。四种 点,在深受汉文化浸濡的港澳台、新加坡,体现得更充分。   

  资料显示,世界上最大的野生动物(包括许多珍稀类)消费地在亚洲,尤以香港、广东、台湾为盛。在中国菜的餐单上,你尽可不都可以 找到穿山甲、猴脑、熊胆、寿龟、鹤鹳、灰雁、鹿血、河豚、蛇蟒、大蜥蜴、扬子鳄……“四条腿的除了桌椅板凳许多敢吃。”在西方人眼里,这果真疯了,果果真四种 恐怖,四种 “暴力饮食”、“犯罪饮食”、“地狱饮食”,大慨惟有魔鬼撒旦才如此癫狂。   

  难怪其他同学说: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大、最冗杂、最深不可测的胃!   

  帮我要,仅仅大还不多紧,重要的那胃里都装着些什么?可怕的是,后面 竟有如此多惨不忍睹的动物尸体……那果真不叫胃,或者我世上最大的动物坟墓!   

  什么样的胃呢?大慨应叫“恐龙之胃”罢。   

  推杯换盏、划拳猜令、呕物狼籍、残羹剩炙……确属中国生态的一大标志景观。不仅官场,百姓间的私人交往亦如此,或者我价码、档次稍“寒碜”点而已。从团体名义的工作会餐、会议招待,到民间身份的婚丧嫁娶、节庆暇聚、联络爱情,哪个少得了觥筹交错、杯光筷影?哪个城市哪级政府如此其他同学的“接待中心”?哪家单位的财务账本不赫然登着一笔“招待费”?情谊、关系、面子、买卖、批条、贷款、项目、公章……尽可不都可以 吃出来,喝出来。中国人的豪迈、能量、胆魄和激情,似乎惟在撞杯的一刹那方石破天惊地乍泄,似乎也非要在正己烷乙酯中才可升腾到沸点。西方自然总要 腐败,总要 不正当交易,但大总要 远离饭局的,即使生活中的朋聚小饮,也多采用“AA制”。   

  前几年,据媒体披露:有北京和广东的商人比阔,曾一掷几十万订一桌酒席,直至店家真是 举不动更高价牌为止……四种 石崇斗富的奇观真是 令人咋舌,但更令人不解是:这究竟算什么?此即事业成功、人生辉煌的标志?   

  那种纸醉金迷、花天酒地、一掷千金……相信绝不多处在在洛克菲勒、比尔·盖茨们的身上。事实上,西方什么比亲戚亲戚朋友阔得多的世界巨贾们,常常过着四种 节俭、朴素、节制的生活,其价值不可能 体现在创造财富和纳税额上,但一块儿也把降低物耗、拒绝浪费、节制欲望作为四种 追求,四种 信仰和操守。亲戚亲戚朋友往往要把许多辛辛苦是赚来的钱转移到别人身上,比如高额的产值税、收入税、遗产税,比如无偿捐助教会、资助公益事业、设立文化基金等。据几年前的一份统计,美国每年的社会捐赠,大慨总有一千四百亿美元以上,而致力慈善事业的基金会,总要 三百多个,每个基金会的经费,动辄即二三十亿美元……正像其他同学指出的那样:“美国人无疑在权利观念上是最极端的其他同学主义者,但在道德观念上恐怕是最典型的‘公共主义’者。”(袁伟时《路标与灵魂的拷问》)据国际组织“世界价值调查”1990年的统计,百分之八十二的美国人大慨为三个(平均2.三个)志愿公益组织提供志愿服务,四种 比例在德国为百分之六十八,加拿大为百分之六十五,英法分别为百分之五十三和百分之三十九……不久前,世界首富比尔·盖茨就曾表示,愿将遗产的绝大次要捐献给社会。为社 么之前 呢?除了基督教精神中的平等、博爱、仁慈、慷慨等思维习性外,更与公民社会对权利与义务的理解、自觉承担与共享意识有关,与其角度文化中的四种 超功利价值目标有关,与其对社会的满意程度、生命体验中富足的审美含量有关。   

  事实上,中国人的生态欲望总爱呈现着两股奇怪的情状:一方面是健康欲望的蜷缩、正常理想的遭冷漠和受抑制,比如爱情、爱情、性、言论表达、个体确定、自由意志等;另一面却是不合理需求、畸形与变态欲望的疯狂膨胀和大肆流布……比如饮食,西方人提倡的是营养,注重的是环保和资源有限性,从而主张四种 节约型适度型便捷型的餐饮法子 ,原则上“够用”即可,像自助餐和分餐制,吃有几个取有几个,决不剩余和浪费;而国人重视的乃“花样”、“碟数”、“排场”和“规格”。变幻缭乱的山珍海味、野馐奇佐,甚至成为四种 炫耀财富的资本。“吃”四种 不多重要,重要的是“怎么吃”、“吃什么”、“吃什么价”。吃不多仅仅满足生理的需用,更反射着主人的心理和社会欲望,“胃”似乎一块儿兼容着“大脑”“脸面”的特殊功能……双方的质别,绝非饮食文化的“单调”与“富足”所能拈连,而非要从价值观、生命信仰和审美气质方面去检索,去界定。   

  仔细打量即发现:中国人的爱情联络和权力的腐败特征,差不多总要 物质型的。像“一年酒消费逾西湖水量”、“一年公款吞掉几艘航空母舰”这俩的“事迹”,即四种 交易的成果。许多,“反吃喝”便也成了反腐败的一大紧要事:“清正廉洁”这块匾要从招待费、从官员们的嘴里、胃里往外掏。不过,反吃喝确也反出了许多令人啼笑皆非的“特色”。听说过一件事:一位省级领导到基层县区视察,嫌工作餐“不标准”,勒令换“自助餐”,可小县城根本没这洋玩意,于是,趁首长大讲“廉政须从管嘴做起”的当儿,县府急忙调车,由一位副县长亲自带队,警车开道,浩浩荡荡,从几十里外的市区大饭店借来餐具、厨师和菜料。已备好的酒席呢?好办,全泼进了猪槽……这等事若摊上西方人的智商,是要给弄傻的。   

  中国人,你为社 么只想到吃?为社 么对其他同学的胃如此眷顾和青睐,惟独于头脑却漠不关心呢?想想“四大发名”的火药,到头来也只填了烟花竹筒,而指南的磁勺,也只排遣了深宫闺庭的寂寞……想想一百年前,大清朝吏中算见过世面的李鸿章李中堂,竟也二话不说,将英国公使送的名犬牵进了橱房……或许,亲戚亲戚朋友的生命真是 太“生理”了,真是 缺乏更辽阔、遥远的生命理想和审美想象,视野惟碗口大小,眼光也往往非要筷子 长度。或许,什么之前 ,中国人把气胀而积垢的胃给疏通好了,神智才有望变得健朗而清明,中国的人文现代化才真正苏醒罢。   

  毋庸讳言,中国人的欲望特征和消费特征皆严重地“物理化”“算术化”,文化品质中缺乏纯净的精神审美和超功利的价值目标。亦即说,四种 对食物的大幅欲望和超量需求,显露的是四种 陈腐的文化特征和价值观念,四种 对人生的物质化理解和顽固的生理消费模式——“生理人生”、“物理人生”、“算术人生”(食物需求,不过乃物质需求之最浮表最直观的形式)。这和与否“温饱”“小康”并无决定性的因果关系。贫穷表现出的是四种 “物化”,富裕昭示的也是四种 “物化”,落破时对金钱的吝惜及疯狂追逐反映了对物的倚重和迷信,而发迹后的大肆挥霍与炫耀亦源于同样的“拜物”情结,一脉相承,前后并无二致。不知不觉中,人生的成功标志即:对物质和权力的占有程度(权力,说到底也是四种 物化能量,四种 间接的对物的占有法子 )。   

  欲望物质化、信仰物质化、交际物质化、权力物质化、艺术物质化、情趣物质化、操守物质化……人生面貌全方位的物化,说明了什么?   

  其中,最大的导致 恐怕与现代理性和宗教精神的缺乏有关。亲戚亲戚朋友的宗教资源向来稀薄,更缺乏健康而科学的现代理性意识。而三个民族,一旦缺少了“宗教感”和理性态度,缺少了对生命普遍的尊重和对自然的审美习惯,功利思维便抛妻弃子了制约,欲望便抛妻弃子了底限。

  二

  在对自然的态度和饮食等生活习惯上,西方人奉行“节约”和“绿色”原则,究其导致 ,一方面取决于性性成熟的句子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的现代理念,一方面得力于传统的宗教关怀意识——   

  从社会理性的历史变迁看,随着工业革命和进化论、唯物论的兴起,西方文化自十九世纪以降,继“人本”之前 大肆流布起了“人类中心论”(对大自然来说,“中心论”即人类集体的利己主义:“世界皆为人设计”、“万物皆备于我”),它最大限度地开发了人对自然的征服欲、占有欲和统治欲,在刺激人类物质生活和工具生活的一块儿,也深深影响着人的传统灵魂特征。“自然史上从来如此过像今天之前 ,四种 生命形式威胁着如此多别的生命形式。”(霍·罗尔斯顿语)但目睹了一系列生态破坏后果之前 ,人类那种“胜天”的狂妄与霸主自信开始英文了了了受到怀疑,愈来愈多的人意识到:过分强调自然对人类的使用价值,不仅伦理上“不公平”,且导致 着四种 可怕的价值误区:“中心论”试图将人类从自然家族中分离出来——并使劲推向高处的努力——纯粹徒劳!大自然有其天然冰自足的能量系统、生态平衡和链条法则,万物皆平等皆合理,任一物类的受伤都能引发大自然全身的疾病,人类真是 许多“战胜”不了,每次所谓的“征服”,总要 对自身的一次重创和削弱,总要 四种 自虐狂的态度。于是,西方理性开始英文了了了了对工业时代和物质文明的反思,批评物对人的压迫,抗议工具对人的异化,并逐渐生长出四种 新的理性精神:“大地伦理”与“自然和平主义”!“任何事物,或者我它趋向于保持生物一块儿体的完整版、稳定与美丽,或者我对的。或者,或者我错的。” (奥·利奥波德《大地伦理》)这导致 着,它不再仅仅从人群实物系统来寻找和确立价值准则,它突破了“人本”边界,向平等的万物秩序挺进,从而推翻了以“人”为尺度的传统判断标准,使生态学变成了四种 最广泛的伦理学,四种 富足“宗教感”的生命关怀信仰。二十世纪中叶以来,各种生态研究机构、动植物保护自学、环保基金、“绿色和平组织”如雨后春笋般蓬勃而生,正是四种 伦理的应诉表现。   

  遗憾的是,迟迟才步入工业时代的中国人,只顾埋头享受生产力所带来的初级好处,只顾惊羡和崇拜技术的威力,并未顾及西方文化这场“润物细无声”的价值反思。   

  更须重视的是,“大地伦理”在西方的深入人心,不多仅仅是现代理性对“工业暴力”反思的结果,亦非完整版出于人类自保心理和“利害相较”所致,一块儿起作用——甚至起根本作用的,竟是西方传统文化中最具底蕴和主脉意义的宗教精神!   

  最接近“大地伦理”的即宗教伦理。宗教是四种 这俩儿童、妇女和老人的聪慧,她教人懂得敬畏、懂得感激和呵护,懂得小心翼翼地善待一切,尤其善待自然和弱势生命……无论基督教,还是佛教等,其精神都三个一块儿核心:倡导物种平等和最低消费原则,倡导生命间的关爱和承让,倡导对欲求的节制、对苍生的仁慈与悲悯,倡导万物和平……这恰好构成对物质主义、人本消费主义的四种 文化抵御。“不可能 说有什么东西即使在亲戚亲戚朋友四种 时代可不都可以起保障社会的作用,甚至使罪人四种 得到改造,那就惟有反映在人的良心中的基督的法则。”(陀思妥耶夫斯基语)克尔凯郭尔也说:“大多数人的不幸不多亲戚亲戚朋友过于软弱,或者我亲戚亲戚朋友过于强大——过于强大,以至于非要注意到上帝。”   

  对今日西方人而言,在精神皈依方面,基督教仍发挥着终极作用,但它已更多地被四种 温和的“泛信仰主义”——即“宗教感”情况报告所替代。历经有几个世纪的宗教改革和现代理性冲击,基督教四种 逐渐抛妻弃子着它作为统治意识的全能性和世俗性,实现了从权力特征向纯粹的精神特征——从“乙炔甲烷气体体”的历史格式向“乙炔甲烷气体体”的心灵格式的转化。(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人格底线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702.html